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熱資訊 > 行業精讀 >

當火車汽笛遇到高密茂腔,膠濟鐵路建設中的沖突與調適

時間:2019-02-27

文丨陳宇舟

在膠濟鐵路博物館普通候車室的墻上,有一張放大的光緒年間的《青島昌樂間開車時刻表》。細心的觀眾可以從這張時刻表中看出,去掉停車的時間,各站之間列車的運行時間基本都在10至15分鐘之間,只有高密至蔡家莊是個例外,列車在此區間運行了足足有26分鐘。

這背后究竟藏著什么秘密?在這里曾經發生了什么呢?

當火車汽笛遇到高密茂腔,膠濟鐵路建設中的沖突與調適

蓋德茲膠濟鐵路選線圖和最終定線圖。至于實際修建時為何在濰坊高密段調整路線,至今未有定論。

事情還要從膠濟鐵路修建之前的線路勘測說起。1898年3月德國強迫清政府簽訂《膠澳租借條約》后,德國工程師蓋德茲和錫樂巴就分別開始了膠濟鐵路實地選線考察。在兩人考察結果的基礎上,1899年6月底,確定了鐵路線由青島至濟南的走向。其中,在青島至濰縣一段,蓋德茲的選線圖與最終確定的實際修建線路出現了很大的不同。

如果按照蓋德茲的選線圖,高密不會與膠濟鐵路產生交集,茂腔這種流行于山東膠東地區的地方戲,也不會唱得格外響亮。錫樂巴更不會想到,就是由于圖紙上這條細線的改變,一年后給他主持修建的膠濟鐵路工程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大麻煩。

當火車汽笛遇到高密茂腔,膠濟鐵路建設中的沖突與調適

袁世凱(前中)與德方代表。

第一次沖突不知不覺中來臨了。

山東人口稠密,又多以務農為生,土地是人們賴以生存的基礎。在這里修建鐵路,穿越農田,必定會激起很多矛盾。而山東傳統社會歷來又是不平靜的,“由于貧困、災荒、政治搜刮和社會不平,動亂時常發生”。歷代山東動亂和農民起義之多,可以說名列全國各省區之首,而近代尤甚。德國傳教士在魯南地區的傳教活動激起了當地民眾的反洋教斗爭,1897年德國占領膠州灣的軍事行動更是在山東引起了強烈反應。在這樣一個充滿不安定因素的地區修建第一條鐵路,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而德國人在鐵路建設初期的野蠻行徑又加劇了矛盾,導致嚴重暴力沖突的多次發生。1899年6月鐵路建設開始不久至1900年秋,德國的山東鐵路公司與當地民眾發生了三次規模較大的暴力沖突。(《近代鐵路技術向中國的轉移》)

第一次發生在1899年6月,膠澳總督派軍隊對中國民眾進行了血腥鎮壓。萊州候補知府石祖芬與膠濟鐵路第二工段負責人錫貝德續訂了《筑路善后章程》。

當火車汽笛遇到高密茂腔,膠濟鐵路建設中的沖突與調適

 

《筑路善后章程》規定:

鐵路小工有調戲婦女、與民人口角之事,由地方官訊辦;

民人有拔標阻工之事,由地方官解散;

鐵路小工,托地方官代雇,其每日薪資,由工程師會同地方官親手付給;

拆屋遷墳,公司知照地方官查勘商辦;

租屋請地方官幫助,土石、木料等均由地方官購買并代付款項;

租地請地方官幫助等。

地方政府為此還規定:破壞勘測路標者罰款5兩,若找不到此人,村長要負責籌集這筆錢;若有中國或德國鐵路工人被殺或被傷而找不到罪犯,全村都將受到嚴厲懲罰。膠州知州讓沿線20個村子簽協議,承擔保護該地區工程的責任。

但《筑路善后章程》將幫辦和保護鐵路的責任全部加到地方官身上,卻沒有給中國方面對鐵路的控制權,對德方的山東鐵路公司也沒有做出任何限制性規定。事態后來的發展證明,這次事件只是更大范圍、更嚴重爭端的前奏。

當火車汽笛遇到高密茂腔,膠濟鐵路建設中的沖突與調適

《膠濟鐵路章程》部分條款。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二次更大規模沖突發生在1899年底,鐵路建設再次中斷。新任山東巡撫袁世凱以此為契機,于1900年春與鐵路公司談判簽訂《膠濟鐵路章程》。

這份《膠濟鐵路章程》對鐵路建設和保護,以及中國人參股等方面做出了詳細規定,規范了鐵路公司的行為,理順了鐵路公司與山東省官府的關系。有利于鐵路工程的順利進行。雙方均對談判結果表示滿意。德國人認為他們只放棄了很少的權利就換來了鐵路沿線的和平,而中國人只獲得很小的鐵路控制權,對山東鐵路公司的經營活動也沒有很大影響。袁世凱則認為,通過簽訂章程,德國公司承認了鐵路處于中國管轄權之下。德國學者羅梅君等人則認為“章程的意義在于為中國政治提供了一種對付帝國主義列強經濟滲透的方法”。

當火車汽笛遇到高密茂腔,膠濟鐵路建設中的沖突與調適

雙方談判代表蔭昌、袁世凱和錫樂巴簽名。

1900年6月義和團運動高漲期間,發生了第三次針對鐵路的暴力活動。為此,膠澳總督葉世克向高密和膠州各派出了200人的軍隊,以確保膠州—高密段鐵路恢復建設,并在兩地修建兵營,駐扎長達5年之久。

直到1900年10月,山東局勢才總體上緩和下來。1905年11月,時任山東巡撫楊士驤與德國人達成《膠高撤兵善后條款》,規定德軍從膠州和高密撤兵,山東巡撫派警察接收中立區范圍內的護路權。中國以約40萬銀元收回德國以約110萬馬克在上述兩處建造的兵營。

當火車汽笛遇到高密茂腔,膠濟鐵路建設中的沖突與調適

德軍占領高密后在城墻上合影。

針對高密發生的一系列阻路沖突事件,德方的山東鐵路公司為解決鐵路修建過程中復雜的土地產權,采取了一種簡便的方式:由公司與各縣的知縣和鄉紳代表就整個縣簽訂一份土地購買合同,商定每畝土地的平均價格以及用于補償遷墳和耕地損失的固定金額。至1900年5月,分別與膠州、即墨、高密、昌邑、安丘、濰縣簽訂了土地合同。

此外,山東鐵路公司利用和培養中國人力資源,一方面采用包工頭制,來滿足鐵路建設對大量廉價勞動力的需求。勞工由包工頭招募,大部分來自中國北方的其他省份,1902年春,在膠濟鐵路全線上工作的勞工達2-2.5萬人,包括當時所有從事鐵路建設及供應和搬運石頭、土方、石灰水泥的中國人。

另一方面,1899年秋,德方在青島建立了第一所鐵路學校,以培養鐵路所需的中國職員。學徒學成之后被分配到膠濟鐵路的各個車站,擔任助理、秘書、電報員、扳道岔工、調車長、機車司機、列車員等職,其中有些人成為小站站長,有些人成為大站的副手。后來幾乎所有在膠濟鐵路車站工作的中國年輕人都是由這個學校培養的。

中德雙方經過多次的沖突與調適,膠濟鐵路才得以繼續向濟南修筑。

由于以上事件,高密西鄉沒有按照平均7.2公里的距離設立車站,而延長到15余公里,這也就揭開了本文開頭關于時刻表上高密到蔡家莊超長運行時間的謎團。而出生于高密東北鄉的莫言,自幼就聽到老人口中講述的民眾抗德阻路的故事,寫下了《檀香刑》這本充滿深刻記憶的書。

Copyright © 2002-2019 旅游世界版權所有 魯ICP備19049138號

大乐透开奖